分享按钮
当前位置>首页>南通市图书馆学会>详细

图情信息2018年第5期(总第41期)

发布时间:2018-05-29 字号选择 [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南通市图书馆社会工作部 南通市图书馆学会秘书处摘录)

2018全民阅读报告

来源:光明日报   2018-05-01

由亚马逊中国携手新华网发起的“2018全民阅读大调查”共收到逾14000份有效问卷。基于该调查和亚马逊中国的阅读大数据分析,亚马逊中国发布了“亚马逊中国2018全民阅读报告”,从阅读量、阅读时间、阅读内容、阅读介质等多个维度解析中国读者的阅读行为和偏好。

  趋势一:

  全民阅读氛围浓厚八成受访者日均阅读半小时以上

  报告显示全民阅读氛围浓厚,大部分受访者已养成每日阅读的好习惯。调查结果显示,近五成受访者年阅读总量超过10本,平均每天阅读半小时及以上的受访者占比达80%。从年龄分布看,50后、60后以及70后的阅读量相对较高,这三个年龄段阅读10本以上的占比分别为62%57%56%,高于80后、90后和00后的45%47%53%。而50后、60后和70后与其他年龄段相比平均每天阅读时长也更长,每天阅读超过1个小时的50后、60后和70后占比分别是59%49%40%80后、90后和00后的这一占比则均是32%

  趋势二:

  阅读成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超六成受访者认为阅读是生活必需

  报告显示,阅读不仅是读者获取知识和经验的一个重要渠道,很多受访者已将其视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调查结果显示,63%的受访者认为阅读像阳光一样,是生活必需,认为“阅读不重要”的受访者比例不足1%。而针对阅读对生活影响的调查则显示,八成以上受访者认为阅读能“让精神生活更丰富”,近七成受访者认为阅读能“远离焦虑”,“有助于提升工作技能”的受访者占比近50%。其中,认为阅读能“远离焦虑”的女性占比为74%,高于男性的60%;而在不同年龄段中,90后的这一占比为70%,高于其他年龄段。

  趋势三:

  纸电一起读是主流有声书的市场发展空间大

  调查数据显示,纸电一起读是受访者阅读的主流,55%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同时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与此同时,随着数字阅读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以电子书阅读为主,调查显示19%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主要阅读电子书,超过以阅读纸质书为主的受访者12%的占比。同时,调查还显示,近年来新兴的有声书是纸质书和电子书之外的一个有益补充,有12%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会同时阅读纸质书、电子书和有声书,仅阅读有声书的受访者占比仅为0.24%,有声书仍有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从年龄段看,50后、60后和70后相比其他年龄段会较多接触有声书。

  此外,亚马逊中国数据显示,读者在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的内容选择上呈现一定的差异性。对比亚马逊中国2018年第一季度纸质书及Kindle付费电子书畅销书榜单前十,读者在选择少儿、教材教辅类书籍时偏向于纸质书,对于套装书更倾向于Kindle电子书,而经典类书籍在纸质书和kindle电子书读者中都广受欢迎。

  趋势四:

  电子阅读有效促进阅读总量八成受访者为电子阅读付费

  调查显示,七成受访者表示在开始阅读电子书后,有效增加了其阅读总量。由于大众版权意识的提高以及知识付费等风潮的流行,大众对于付费阅读的接受程度也在逐渐增强,八成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一年为电子读物付费,其中近三成受访者表示经常购买电子读物,并使用电子书借阅服务。从年龄段来看,90后、00后相比其他年龄段付费购买电子读物的占比更大,其中经常购买付费电子读物的90后、00后占比分别是82%85%。而在电子书阅读内容的选择上,八成以上受访者表示以阅读出版物的电子书为主,以阅读网络文学为主的受访者占比为12%。此外,Kindle已连续三年超越手机及其他阅读设备成为受访者最喜欢的电子书阅读设备,有近七成受访者选择使用Kindle阅读电子书。

  趋势五:

  “更好的阅读环境和氛围”最能有效促进阅读

  针对能促进阅读的因素调查中,“更好的阅读环境和氛围”位居第一,其次是“更舒适的电子阅读设备”“更人性化的阅读服务”等。而针对“实体书店”的调查则显示,过去一年逛过实体书店的受访者占比高达86%,其中有近一半的受访者是专门去的实体书店。

  趋势六:

  大众都爱经典文学不同群体阅读偏好不同

  从整体看,经典名著以及国内外文学作品依旧是大众在内容选择上的主流。但性别、年龄以及职业发展的不同也会对读者的阅读内容偏好产生影响。

  从性别来看,男性受访者偏爱历史传记、社科人文以及科幻文学,女性受访者偏好悬疑推理以及励志温暖类图书。

  从年龄段来看,50后至80后受访者偏好历史传记与社科人文,90后偏好悬疑推理和社科人文,00后受访者偏好科幻文学和悬疑推理。阅读原版(外文)书的受访者也更加趋于年轻化,90后和00后相比其他年龄段更爱阅读原版书。

  职业规划也在影响受访者的阅读选择,创业工作者明显倾向于阅读经济管理类图书,占比达到60%,而艺术工作者偏好艺术设计类书籍,比例高达80%

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举行开放日活动纪念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

来源:国际在线   2018-05-05

今年5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在马克思的第二故乡英国伦敦,五一劳动节期间,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举行特别开放日活动,向这位给人类留下宝贵思想遗产、改变历史进程的伟人致敬。

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已有80多年的历史,自诞生以来,始终致力于马克思主义在英国的传播。已经在图书馆工作了三年半的梅丽安?江普馆长表示,图书馆在成立之初时,就被命名为“马克思纪念图书馆暨工人学校”,名称一直保留至今,这也决定了它的“纪念和教育”的双重使命。梅丽安说:“图书馆自建成之后,一直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知识传播,工人运动历史以及社会主义思想在英国以及全球范围的普及。图书馆馆藏图书和期刊大约有六万本,全部涉及马克思主义、和平运动、西班牙内战以及俄国十月革命等内容。”

梅丽安介绍说,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图书馆今年特别推出名为“马克思200”的纪念系列活动。劳动节当天的特别开放日就是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梅丽安告诉记者,图书馆专职工作人员目前只有“一个半”(全职的馆长和一名半职的图书管理员),该馆的运作主要依靠近30名志愿者。图书馆没有任何来自政府的财政支持,运作资金以及图书都是来自支持者的捐赠或者会员会费。

这些志愿者们有学生、也有来义务进行讲座和授课的大学教授和历史学家。他们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和追求,满怀热情地致力于与马克思有关文史资料的保护和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来自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的历史学家玛丽?戴维斯教授就是志愿者中的一员。玛丽说:“图书馆的馆藏史料非常有价值。比如在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问题,在网上找到的内容比较有限,但是图书馆的藏书和有关史料对于这个问题就给了我们更好的内容解读和新的历史角度。”

据梅丽安馆长介绍,过去几年,英国人民,尤其是青年和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不断增长。最近几个月,前来图书馆看书、查资料和听讲座的人数有显著增长。

今年21岁的丹尼尔?萨维奇第一次来到这座图书馆。他说:“这里太有趣了,还有很多不一样的书籍。我很高兴了解到原来列宁在19021903年间是在这里写作了社会主义报刊,这是我原先并不知道的。”

梅丽安馆长最后特别指出,图书馆将于5月份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行纪念马克思全球大会,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参加。会议主题将包括: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及其当今意义;马克思、哲学和人类发展;进入21世纪后马克思主义作为改变现世的力量。

古都地标变身“最北京”图书馆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5-11

《北平风物》《日下旧闻考》《旧京环顾图》……北京外城东南角楼是北京古城地标之一,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为“最北京”图书馆,古香古色的氛围吸引着全市的读者。这里不仅可以看到最全的老北京历史文化特色书籍,还能参加多种老北京民俗活动。

古香古色吸引全市读者

伴随着优雅的古琴乐声,几位读者围坐在角楼图书馆二层读书看报,享受着阅读的乐趣。据了解,自去年1028日开馆以来,角楼图书馆已经接待了5.2万余人次。相关负责人马宁介绍,角楼图书馆建筑面积约1160平方米,一层是主题文化活动及展览展示区,主要举办老北京文化主题的展览;二层为图书阅览区,有北京地方文献图书7000册、纸质报纸30余种、期刊100余种;三层为辅助文化活动区。

“我平时就喜欢读读书、写写诗,角楼图书馆古典雅致的环境让我特别喜欢,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在图书馆一楼的读者主题文化活动区,“喨音读书会”社团的成员们正在进行诗朗诵交流。社团负责人赵洪莉介绍,参与活动的成员不仅有住在附近的,还有从大兴、海淀专程赶来的,大家都被角楼图书馆的文化氛围深深吸引。

据了解,角楼图书馆几乎每天都有一场活动,包括“北京会客厅”“非遗52日”“老外爱北京”等品牌活动,截至目前,共举办223场活动,直接参与1.5万余人次。

马宁介绍说,活动的主要内容是围绕角楼图书馆的馆藏书籍,邀请文化名人来馆开坛授课,讲述北京历史文化,邀请非遗传承人传授非遗技艺,以及带领读者及外国友人进行非遗手作体验,“很多外国朋友也很喜欢北京的历史和文化,特地来我们这里体验制作兔爷、毛猴等活动。”

露天平台将支遮阳伞迎读者

角楼图书馆暗红色的书架上、书桌上和图书馆的角落里,摆放了绿萝、文竹、栀子花、百合花等植物,不仅增加了生气,还让读者在阅读间隙能够休闲、观赏。相关负责人马宁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图书馆计划在一楼增加一处茶歇的地点,读者可以边读书边品茶,享受图书馆中安宁的氛围。

目前,角楼图书馆每天9点开门,一周开放7天,每周五举办的“角图夜读”活动延长至22点关门,“角图夜读”主讲人筱雨带领十几岁到七十多岁的读者,在学习、工作一周后一起读感人的故事,交流阅读的心得。

角楼图书馆三层是一个露天平台,毗邻护城河,景色优美。据了解,目前图书馆三楼还未完全对公众开放,“之前已经在三层举办过孟子74代传人拜师和国学馆开学仪式,下一步我们会开辟这一层的阅读空间,置办茶席,支起遮阳伞等设施,让读者更好地享受阅读带来的乐趣。”马宁说。

太原市图书馆开设“马克思书房”

来源:新华网   2018-05-16

记者从太原市图书馆获悉,该馆日前开设了以马克思主义为主题的“马克思书房”,将马克思主义文献集中收藏,并融入教学演讲、展览展示、数字阅读等功能,引发关注。

“马克思书房”共收藏相关文献2万余册,包括马克思著作单行本和全集、马克思传记、各国各时期学者对马克思研究的文献等;并设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文献专区”,收集了有关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的书籍。

太原市图书馆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历史上受图书分类法和图书馆业务管理的局限,马克思主义文献分散在不同区域和不同类别里,此次整合文献,能够帮助读者更加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

据悉,今后“马克思书房”还将定期举办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讨交流活动,同时也为全市中小学生提供思想品德课外课堂,学生可以在此观展、阅读、举办故事会、抄写诵读马克思经典语录等。

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月底成立

国际图书大佬云集成都

来源:四川日报   2018-05-17

517日,记者获悉,528日,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成立暨“阅读城市文化”图书馆、书店融合发展学术研讨会,将在成都举行。来自“一带一路”沿线有代表性的国家图书馆代表、中国知名公共图书馆学者、中国知名高校图书馆馆长、著名作家以及出版发行界的领军人物将聚首于此,把脉馆店融合,建言城市文化建设。

头脑风暴成立联盟促进馆店融合

近年来,馆店融合的模式渐渐从最初的“配角”变成“主角”,成为书店与图书馆维系合作、促进销售的重要手段,有力地推进了全民阅读的开展。本次会议将围绕馆店融合发展的主题,本着“将行业资源转化为市场资源供社会共享、将书店资源转化成公共图书馆资源供民众共用”的理念,以图书为媒介、以读者为对象,整合文化阅读资源,推动图书馆、书店通过转型升级使之更好地融入城市文化建设,更好地满足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

活动包括开幕式及主旨演讲、主题论坛、图书馆系列展览、精品主题图书展、现场考察等内容。国家图书馆馆长、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韩永进,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图书馆馆长Kate Torney(凯特?托尼)、英国图书馆代表Ella Snel(艾拉?斯内尔)、中国图书馆学会秘书长霍瑞娟等,都将发表精彩的主旨演讲。此外,来自丝绸之路图书馆联盟成员国代表还将在分会场主题论坛上,讨论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运行机制、发展规划,共商合作大计。

会上,将宣布成立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并发布图书馆书店融合发展联盟宣言。

以文化人共享“成都模式”

如此国际化、高规格的会议,最终花落成都,并非偶然,中国新华书店协会理事长哈九如表示,由于成都的城市人文环境好,全国知名品牌书店纷纷落户成都,图书馆、书店融合发展学术研讨会在成都举办,符合成都的文化气质。

新华文轩“读读书吧”项目以资源转化、馆店互通、垂直纵深等特点,形成了全国领先的“全民阅读成都模式”。2017422日,“文轩读读书吧”四川省图书馆店正式开始运营。

记者在实地探访该店时,亲自感受到馆店融合的便捷:读者凭身份证即可在书店实现全场图书的快捷借阅;读者在阅读和借阅的过程中,可以从图书馆买走喜爱的书;读者成为图书馆图书采购的决策者,将图书馆原有的“采、藏、借”模式转变为“借、采、藏”模式……四川省图书馆特藏部杜鹃坦言:“读读书吧拉近了图书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截至201712月,不到一年时间,“文轩读读书吧”四川省图书馆店已实现图书借阅18000余册,图书及文创产品销售20余万元的业绩。“文轩读读书吧”为四川的馆店融合开了一个好头,也将成为本次盛会上的一大亮点。

此外,该会议还将展示大量四川省城市阅读推广活动中的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诠释“阅读城市文化”三者的融合与发展。

全民阅读是时代精神的马拉松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8-05-18

世界读书日年复一年,业已持续二十余载。这期间有反思,也有不屑;有喧嚣,亦有沉默。原因固然很多,但无论如何,阅读依然是摆在国人面前的一个问题。如今,全民阅读更是时代精神的马拉松,而我们才刚刚起步。

  据新近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统计,2017年我国人均阅读电子书数量为10.1种,纸质书为7.5册,虽比2016年有大幅提升,但较之发达国家和阅读大国依然差距巨大。而在近4亿的数字阅读用户中,青年占比高达70.9%,中、老年的比例分别为27.3%和1.2%。纸质阅读人群占比不得而知,估计情况恰好相反。年轻人选择电子书籍虽无可厚非,然可惜了我国先人的“四大发明”,也让我对年轻人的视力状况平添忧心。

  资本和市场使人远离书本

  用博尔赫斯的话说,书是中国人发明的,他这么说是认真的。当然,他所说的书不包括泥板、贝叶和竹简,而是纸和印刷术发明之后的物事。这个蠹书虫,一辈子待在图书馆里,晚年曾经这样写道:“我一直都在暗暗思量,天堂该是图书馆模样。”

  然而,我们这个发明了书的民族已经繁衍出了千百万连《红楼梦》都死活读不下去的后人。因此,本文议论的不是国人的阅读数量,尽管它还少得可怜;而是质量问题,即读什么书的问题。《白皮书》没有公布国人的读物排名,这令我再次想起了2013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抽样调查。根据后者公布的信息,我国“四大名著”惨遭隐性“杀戮”。《红楼梦》位列“死活读不下去”榜单之首,《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也位列其中,再往下便是《聊斋志异》了。我不知道这能否代表我国的阅读现状,也不知道它是否可以代表“80后”“90后”乃至“00后”的阅读取向、审美取向。但无论如何,社会学意义上的定性定量分析并非毫无意义,全民阅读情况也并非不再堪忧。我想,夏志清、顾彬等西方汉学家所谓的“太啰嗦”(指《红楼梦》),刘再复先生等人的“双典批判”(对《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及周星驰颠覆《西游记》的大话戏说或许只是导致部分人等读不下去的浅层因由,而资本和市场的诱导也许才是问题的首要症结。

  首先,名著从纸质到银幕或荧屏,增加的不仅是技术,而且还有更为重要的资本杠杆。譬如《聊斋志异》的一些故事被反复搬上银幕,这本该诱发人们的阅读兴趣;但其中的悖论却是影视作品先入为主,从而使人远离了书本。也就是说,倩女成了王祖贤,书生成了张国荣“哥哥”,或者《画皮》中的各色演员。文学作品一旦被影像定格,没有阅读习惯的人也便不再“染指”原著了。这是现代大众传播方式、音像制品对经典阅读的最大挑战。如今,电子产品、音像制品铺天盖地,这一方面使经典的传播空间被无限放大,另一方面却大大压缩了人们阅读原著的可能性。用麦克卢汉的话说,“媒介即信息”。但我们需要的仅仅是铺天盖地、令人眼花缭乱的信息吗?事实给出的答案是:经典的逻辑在影像的快速流动和肥皂泡式的飘忽中人为地褪色,并淡出人们的视界。

  其次,资本与技术理性合谋,创造了无穷无尽的“奶嘴式娱乐”(布热津斯基称之为“奶嘴战略”)。这些年就有无数大人和孩子深陷“偷菜”“王者荣耀”等五花八门的电子游戏而不能自拔。当然,海量的、真真假假的微信段子和各色自媒体、视频更是夺取了无数人的眼球。由是,如何让人潜心阅读,尤其是阅读经典,正越来越成为问题。

文学经典:一个民族的精神基因

  读什么,尤其是孩子们一开始读什么非常重要,因为它关系到能否使孩子从喜欢阅读,然后渐成习惯。无论做什么,一旦成为习惯,也便成了生活方式和生命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欲使孩子喜欢阅读、习惯阅读,就必先让他们亲近文学,而且最好是文学经典。这是由文学的特殊性所决定的(或可谓文学的最大好处之一):集具体性、生动性、趣味性和审美性于一身,且不说背后的“道”。古今中外,鲜有孩子不喜欢听故事的。人们从听故事到读故事,再到写故事和讲故事,这是文学赖以存在的根本原因和朴素理由。若非要将人的心智分作情商和智商,那么文学(当然还有艺术)显然是人类情商的最高体现。2016年,适逢汤显祖和莎士比亚、塞万提斯逝世四百周年,文化部、国家图书馆等单位举办了一系列活动,旨在纪念伟大先贤、推动全民阅读。就参加的几场讲座而言,所见所闻着实令我这个多年致力于推动全民阅读的书生唏嘘了好一阵子。首先,参加活动的听众或观众多为离退休老人和已晋父母的中年男女。归类并包,他们的问题几乎只有两个:怎么才能让孩子喜欢读书?孩子们该读什么样的书?可见他们所来所往十分明确:为了孩子。

  这就免不了再回到经典,尤其是文学这个话题。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道出了许多好处,却始终没有明确指认何为经典。自然,反过来说,经典的好处本身成就了经典,譬如它可资反复阅读,它具有多重乃至无限的阐释空间,它能帮助我们了解别人的生活、别人的世界,等等。而我想补充的是:第一,经典是现时的,也是历史的,但主要是现时的;第二,经典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但主要是民族的。它是我们集体无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常常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地转化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审美观。因此,它是民族认同感和凝聚力的重要介质,是民族的精神基因。同时,在民族和外国经典之间不存在排中律。一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照样可以使我国读者热血沸腾,让无数青年奔赴延安、投身民族救亡。有关例证多多。

  换言之,文学经典不仅是审美对象、认知方式或载道工具,它也是民族的记忆平台,蕴藉了太多的集体无意识,因此还是民族文化及其核心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重要体现。这就牵涉到语言文学与民族精神之间那难分难解的亲缘关系。正因为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有人以柯尔律治般的假设问及邱吉尔,莎士比亚和印度孰轻孰重时,他说如果非要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那么他宁要莎士比亚,不要印度。当然,这非常文学,他的答案分明是从卡莱尔那里学来的,用以指涉经典的重要、传统的重要。而语言文学永远是一个民族所能传承的最大传统,也是其向心力和认同感的重要基础。

  当然,文学,尤其是文学经典的力量并不局限于本民族。前面说过,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一部小说可以使无数中华热血青年放弃优越的生活奔赴延安,奔赴抗日战场。问题是时移世易,如今连自家的“四大名著”都上了“死活读不下去”的榜单,那么我们还剩什么?是脱离现实的玄幻,还是无病呻吟的自恋?或者张爱玲、徐志摩、周作人、废名、穆时英?后者并非一无是处,但若置于彼时彼地及其历史语境,那么其分量不言自明。

  全民阅读变迁及现状反思

  从历史的角度看,自从孔家店和“四书五经”被五四运动的先锋们打倒,我们经历了几次翻烧饼式的大反复。早先,鲁迅取法“拿来”,并说文学最不私利。他身体力行,阅读、介绍了大量东欧文学、俄苏文学,等等。如此,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们鲸吞式阅读和借鉴世界文学,尤其是西方文学和周边国家文学:从日本到印度、从印度到朝鲜……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国遭到西方国家的全面封锁,文坛风向标迅速改变,我们全面学习苏联、追随苏联、照搬苏联。除十年动乱外,苏联文学一直是我国文坛的不二选择。尽管随着“三个世界”理论的提出,我们也曾一度将目光投向第三世界,但我们的话语体系和价值取向基本没有偏离苏联模式。及至“改革开放”,风向逆转,我们开始全方位学习西方:从现代派到后现代,我们几乎来者不拒。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西方的经典谱系和研究范式、话语体系。即使来自远方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广义上也是西方经典谱系的组成部分,因广受西方推崇而辗转来到我们面前的。至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家如何吸收西方文学成果,却是另一个被业界众多同人反复探讨和言说的话题。

  如是,我们的文坛鱼龙混杂,气象混沌。时至今日,有些作品如《芳华》,在怀旧的面纱下锋芒直指大多数国人。以此反观作者的其他小说或影视剧本,无论是《小姨多鹤》还是《金陵十三钗》,天使皆异国“他者”。也就是说,无论是日本遗孤,还是美国流浪汉,关键时刻皆成“天使”、皆能“救世”。如果不是其他编导有意加入些许暖色调(如《金陵十三钗》中的中国狙击手),我等情何以堪?同时,随着《小时代》系列的走红,大量似是而非的生活情景和时尚男女(俗称“小鲜肉”)闯入受众视域。同理,一拨拨与现实生活相去甚远的“小仙灵”在纸上纸下、银幕荧屏招摇过市。于是,神怪出没,“耽美”成风,“女同志”充斥,却美其名曰“二次元审美”。于是,文坛正在变成游乐场或股票市场,现实主义的锋芒被遮蔽了,主流意识形态被淹没了。

  这自然是大千文坛的一个侧面。但若遥望周遭,我们能说不是村上春树战胜大江健三郎、阿特伍德战胜门罗吗?这是就市场天平而言,但正因为市场天平的倾斜,才更需要学术评价、学术良知。翻检近一个时期我国学术界的话语体系和治学范式,当不难看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眼中的世界文学巨匠是如何被“淡出”的。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们乏人问津,就连我们自家的“鲁郭茅、巴老曹”也在不知不觉中让位于张爱玲、周作人们了。这并不是要否定后者。在和平年代,张爱玲、周作人们无可厚非,但若将其置于彼时彼地历史语境,那么他们断然不应是中国文学史或中国近现代文学的主流、楷模。

  而今,抑或永远,读什么、不读什么,在人生有限的时间面前绝对是一种零和博弈。哲人叔本华的名言是:“好书让人变好,坏书让人变坏。”这与塞万提斯的说法不谋而合,后者的名言是:“读什么书,成什么人。”由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二为方针”,努力建构符合我国国情,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经典谱系。后者必须遵循“三来主义”,即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以便在国家利益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寻求最大公约数、构建最大同心圆。

山东省少年儿童图书馆“助残文化行”公益活动启动

来源:中国山东网   2018-05-20

为促进全民阅读深入开展,全力保障弱势群体阅读需求和阅读权益,在“全国助残日”与“六一”儿童节到来之际,山东省少年儿童图书馆“2018助残文化行”正式启动,第一站走进济南特殊教育中心,在中心建立图书流通站,开展助残文化活动。山东省少儿馆为特教中心送去精心挑选的书刊700册,同时联合爱心企业给小朋友们带来陶艺体验活动。

少儿馆馆长张铁柱与特教中心签订联合共建协议,今后少儿馆将在特教中心设立阅读推广基地及志愿服务基地,定期为特教中心送书上门,安排阅读推广员到班级开展绘本故事讲读和赏析等阅读推广活动,为儿童阅读提供书目推荐及导读服务。特教中心也将少儿馆作为学生社会实践和志愿服务基地,组织孩子进行公益社会实践活动。

活动现场,山东省少儿馆为特教中心送去精心挑选的书刊700册,同时联合爱心企业给小朋友们带来陶艺体验活动。陶艺老师先让小朋友们了解了陶瓷制作的相关知识、展示陶器的制作过程,从摔泥、拉坯到成形,小朋友们表现出深厚的兴趣,亲自动手制作自己心目中的水杯、小碗、花瓶等,虽然是第一次制作陶器,但在老师的指点下,小朋友们做的有模有样。

“助残文化行”活动第二站走进济南星神特殊儿童关爱中心,为自闭症儿童送去图书和陶艺体验课。关爱残障儿童,用心传递温情,今后山东省少年儿童图书馆的“助残文化行”活动,还将继续走进聋哑儿童、盲童、自闭症儿童,开展更多的文化服务活动,让孩子们体会到更多的关爱与快乐。

让“全民阅读”成为“全民悦读”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5-21

423日是“世界读书日”,各地开展多种活动传递阅读精神,鼓励阅读习惯。在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过的山西省晋城市洞头村,一场名为“习新语润心田”――在阅读中感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真理力量大型读书主题活动正在火热的进行中,大家通过写给总书记的一封信、晒晒“新时代新农民的新书单”等形式,分享阅读故事、畅谈阅读感受。

  当今社会,习惯于互联网时代畅游,有时间读书似乎成了一种奢求。孩提时,课本上颜真卿的那句“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一度成为那个时代的座右铭。但在今天,虽然精神食粮不再匮乏,各类书籍品种丰富,应有尽有。遗憾的是,如今我们却很难再见到人人都爱读书的场景,读书的习惯都去哪儿了,引人深思。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人的年平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人均每天读书时长为13.43分钟,不到上网时长的三分之一。由此而看,读书问题尤值得高度重视。

  “全民阅读”今年已是第五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倡导全民阅读,建设学习型社会”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通过全民阅读的倡导,能够让我们的老百姓通过更多的读书,读好书,去获得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从而增强文化自信。党的十八大以来的5年,是全民阅读取得历史性突破和跨越式发展的5年。“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全民阅读热潮在中华大地蔚然成风。从2012年到2016年,我国成年人国民综合阅读率由76.3%增长到79.9%,“以读书为荣,以读书为乐”成为人们的一种时尚、一种自觉,营造出“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的良好氛围。

  近年来,党和政府在提高国民阅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各种报刊书籍日益丰富,图书馆等阅读场所日益完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700多个城市开展全民阅读活动,400多个城市建立了区域的阅读节、阅读月,江苏、湖北、深圳等省市先后出台了地方全民阅读法规。特别是遍布各地的农家书屋更是为农村居民提供了阅读的便利和支持,共有60万个农家书屋推动11亿册图书进农村。201811日,公共图书馆法正式施行,规定公共图书馆“应当将推动、引导、服务全民阅读作为重要任务”。由是观之,全民阅读活动已在不同层面铺展开来,成为培养文化自信、实现民族复兴的精神索引。

  生活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不读书,我们的内心世界就和纸一样单薄,唯有读书才能充实我们的学识与情感,让自己的人生更出彩,特别是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怀抱着一个让自己人生出彩的梦。唯有读书,方可成就出彩。一本好书可以改变人的一生,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整个民族的阅读水平。

  当前,我国已将“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只要从国家层面加强顶层设计,建设书香中国便指日可待。换言之,理想因读书而丰满,多读书、勤读书才能凝聚起更加强大的推力,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铺就圆梦之路。喜欢读书,享受读书,珍惜读书的机会,让“全民阅读”成为“全民悦读”,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行为和生活习惯。

深圳图书馆双休日可提前一小时入馆

来源:深圳日报  2018-05-25

每年5月的最后一周是全国“图书馆服务宣传周”,2018年又恰逢是《公共图书馆法》颁布实施的第一年。深圳图书馆今年将在第30个“图书馆服务宣传周”期间再次进行服务升级,共推出60余场内涵丰富、形式多样的阅读推广活动。

2018年“图书馆服务宣传周”期间,将重点推出10项创新举措和活动,包括:

其一,试行“逢双休日提前一小时入馆”,即自526日(周六)起试行每周逢双休日800提前开放1-5楼服务区,读者可进馆阅览和自习;

其二,举办第四届阅读推广公益活动洽谈日暨文化志愿者招募活动,面对面听取读者活动建议,交流洽谈活动项目,招募文化志愿者;

 其三,开展《公共图书馆法》专题宣传,免费赠送单行本并进行有奖问答活动》;

其四,开展“新书直通车”、“预借图书快递到家”专题宣传;

其五,引领读者“探秘图书馆”,走进后台体验图书馆工作;

其六,推出“学习型政府”支持计划新举措;

其七,“学习型社会”支持计划再次启程,走进深圳燃气集团,为其提供上门服务;

其八,“数字资源推荐与宣传:在线音乐知识趣味答题”、“看我玩转数字资源”创意作品征集等线上活动热邀读者互动参与。

此外,还有市民文化大讲堂、人文讲坛、法律讲坛、家长课堂等50余场精彩的阅读活动。

倡导全民阅读连云港东海开放12个阅读空间

来源:连云港日报   2018-05-28

“只要有时间,我就到这里坐坐,边喝杯咖啡,边读读书,这里环境真的很温馨!”日前,在东海县城一蛋糕房的“晶都城市阅读空间”内,市民王先生手捧着一本《画说老东海》,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在东海县城,像这样开放的阅读空间共有12个。

  近年来,东海县不但运用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大力加强全民思想道德教育,把倡导“全民阅读”作为文化强县战略的有力抓手,作为提升市民素质、城市文明程度的有效载体,采取多种措施,致力营造全民爱读书、善读书、读好书的“书香”氛围,提升市民文化素养,增添城市文化气息。在东海,读者畅享的高质量阅读服务并不是县城的专利,在广阔的农村同样构筑起了一个人人可以共享的阅读阵地——农家里的书屋。在石湖乡廖塘村的如飞书屋,只见书屋不大,但整洁有序,图书不多,但品类齐全,几位上了年纪的读者在这里随意地看着书报,旁边摆放着冒着热气的水杯。“以前书屋在村大队部,常常是‘铁将军’把门,想看书不知道找谁。现在随时都能到如飞家看书。”在书屋翻看当前麦田管理知识的村民张华胜老人笑着说。在与廖塘村一村之隔的乔团村江玲书屋内,除了在书桌上看书的村民和写字的小学生,还有人练起了书法。书屋主人乔江玲说,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爱读书的人,能把大家伙聚拢到一起“抱团”读书还要感谢县里的创新政策。

  乔江玲所说的创新政策,是该县在推广全民阅读活动中对农家书屋的一次革命。其实,早在本世纪初,该县就在全县农村基层设置农家书屋。但早两年这些书屋,十有八九都成了摆设。究其原因,和书屋的书少,管理不到位,且很多书都和农民的生活脱节有关。为改变这一现状,让农村70多万农民有一个读书消遣的阵地,该县对现有农家书屋管理模式进行大胆改革,在全县先期选取13个村试点,公开招募爱读书、爱护书、善管理、常开门的农民志愿者管理书屋,将农家书屋从村部整体迁移到这些志愿者村民家中。这一改革,让农家书屋焕发了“第二春”,如今,全县已经建成76个农家里的农家书屋,解决了30多万村民就近读书的困惑。

  放学后的东海县温泉镇尹湾村留守儿童小茵茵做完作业后,走进了离家不足2000米的“水晶书屋”内,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捧起一本《自然笔记》的书籍,忘我地翻阅着。由于该镇许多青壮年纷纷外出务工,有许多留守儿童。为给农村学生特别是留守儿童搭建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精神乐园,今年初,该县通过政策扶持,在全省率先建起了青少年自助图书馆——水晶书屋。该书馆以24小时自助实体图书馆为雏形,专门为留守儿童创造了全开放、不打烊的阅读空间,打通了基层文化最后一公里,让公共文化服务无时不在。

  为营造浓厚的全民阅读氛围,东海县还在420日举办“阅读点亮人生 书香浸润东海”领读者全城阅读接力活动。“阅读能够丰富知识、陶冶情操、启迪智慧、开阔视野,点燃实现理想的希望之火,读书更是成长进步、创业立业、实现发展的必由之路。”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朱崇慧谈起举办的目的,如是说,“我们就是希望全县广大干群在爱读书、勤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中提升思想水平,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不断地思考和实践,学以致用到东海经济社会建设中来,为在全市率先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智慧的力量。”

南通市图书馆学会

入馆指南

开馆时间:09:00—19:30

(周三13:00—19:00)

图书管理员CONSERVATOR

咨询电话:81100100 59003600

续借电话:59003605 59003606